Apple Flower

以創作與閒話作為養分

【玄宗主】煙雨桃花(四)

  雲霧遮月,桃樹招搖,正是一個吵雜之中帶有寧靜的夜晚。
  一廂房門窗半掩,擋住了夜晚涼風,卻漏了少許幾朵桃瓣飄落桌沿。
  燭影微晃,映出兩張和顏悅色的面容,一者笑臉盈盈,一者沉穩如水。
  「你要的訊息,都在這裡。」他遞出了一捲竹簡,用麻繩緊緊纏著,打了數個死結。「你真大的本事,要的全是會惹禍上身的資料。記住,看完之後,立即燒毀。」
  「謝了。」另一人回道,臉上笑意不減:「你知道我要的一直都是一個真相,不為江湖武林所接納的,真正的真相。」
  「我知道。」他輕道:「我也想要真相,所以,才會心甘情願的去惹禍上身。」
  停頓了下,他的語調比方才更輕,飄忽如履薄冰,一踩即碎。
  「……你,真要去找他?」
  「我會帶著他,去找那個人。」
  對桌人語氣幽幽,彷彿他才是踩在薄冰之上的那個人。
  而他腳底確實踩著薄冰,一塊長遠悠久,久到殘破不堪卻又甜蜜美妙的薄冰,所以他必須更加的小心謹慎、步步為營,一起一落,都是完好或崩壞的關鍵。
  人呀,一旦體會到如斯甜蜜的甘美,必然為因他的毀去,而肝腸寸斷。
  他已經歷一次,一個心曾碎過的人,不會妄想再一次的重蹈覆轍。
  「怨恨之情,不可小覷。」他淡淡回道,眉目之間,竟有一絲的寡淡之氣:「縱使昔日情同手足,可怨恨之下,你能保證他們不反目成仇?」
  「我怨過,但始終提不起恨。」那人說:「而我了解他,正如他了解我。」
  「我也相信,如果是你,絕對不會以這番狼狽做為結果,不是嗎?」

  滿室寂靜,他無語,那人也是一陣沉默。
  萬般黑夜之中,只餘微弱燭火,殘影晃動。

  「一開始是四個人,結束也定要是四個人。」
  「無論生死。」





...繼續閲讀
  1. 2010/01/28(木) 18:33:41|
  2. [Old Word]霹靂布袋戲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
【玄宗主】煙雨桃花(三)


  「天草。」
  一聲呼喚,身旁少年將視線從藍天移回自個兒身上。
  「何事?」
  「先生說,他正在追著一個人──天草,你可認識那人嗎?」
  「認識,豈止是認識。」天草雙眼微垂,宛若陷入往昔回憶:「我對他們那兩個神棍,可是從皮肉到骨子都摸得一清二處。」
  「可說說他是怎般的人?」
  「赭杉軍嗎……」天草思索了下,接道:「跟墨塵音那隻笑面狐比起來,他可活脫脫就是根會走路的木頭,剛正不阿,你讀過公義傳嗎?他那人可就像書裡出來的清官一樣,但說他木訥,偶爾三言兩語就能把墨塵音壓得死死的──哈!總的來說,他勉強算是個精明人吧!」
  似乎想起了幾許墨塵音難得吃鱉的片段,天草噗嗤一笑,可之後又頓了下,再次仰頭凝望藍天,眼中多了些不可言喻的複雜色彩。
  「……可當那兩個傢伙湊在一起時,就是一對驚天動地的傻子了。」

  「……傻子……嗎?」千流影輕聲低喃。
  

  藍天、白雲,毫無一絲陰雨憂鬱的晴空。
  天草微瞇起了雙眼,阻擋過於刺眼的陽光。

  「跟著墨塵音走的我,又何嘗不是個傻子呢?」



...繼續閲讀
  1. 2010/01/23(土) 05:37:10|
  2. [Old Word]霹靂布袋戲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2

【玄宗主】煙雨桃花(二)

1. 此文古代架空背景
2. 目前主要配對有:赭墨、蒼翠、金紫
3. 可能會是無底坑(喂)
4. 可能會有BE走向




...繼續閲讀
  1. 2010/01/20(水) 03:26:46|
  2. [Old Word]霹靂布袋戲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
【玄宗主】煙雨桃花(一)

1. 此文古代架空背景
2. 目前主要配對有:赭墨、蒼翠、金紫
3. 可能會是無底坑(喂)




...繼續閲讀
  1. 2010/01/18(月) 04:28:34|
  2. [Old Word]霹靂布袋戲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