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le Flower

以創作與閒話作為養分

【玄宗主】煙雨桃花(二)

1. 此文古代架空背景
2. 目前主要配對有:赭墨、蒼翠、金紫
3. 可能會是無底坑(喂)
4. 可能會有BE走向





  「我正在追一個人,為了追上他,墨塵音需要你的幫助。」


  他們落腳在東方水陸交接的重要驛城,城名「環翠」,或簡稱「翠城」,起因源於都城三面環山──這山春夏兩季可見青山常綠,秋節楓紅似錦,因此又被別名「錦繡」──獨下一面正好給重商大河洛水商道流經,廣闊河流穿越了整座大城,於是環翠城便形成了罕見的靠山水城,城門之內人們擺舟搖槳,城門之外則健步行山。

  提起翠城,當地人會告訴你的兩個地方,一是他們這座環翠大城,二則是開在內城中心最熱鬧之處的第一大客棧,店如其名,渾體通透的翡翠綠牆垣、門壁,店內小橋流水,二三座位以屏風、紙門隔間,雅致寧靜,與戶外熱鬧截然就是兩個世界。

  眾人都知翠城是環翠大城內的第一大客棧,也知它江湖豪傑群聚,自然成了東武林極佳的情報交流處。
  可卻沒幾人明瞭,「翠城」實實在在的就是個情報樓。
  一個專門給東武林三盟提供訊息,卻又不受其三方控制的獨立組織。


  「墨先生,許久不見了!」見著墨塵音,店小二劈頭就給了一個燦爛笑臉:「最愛的位置還給您留著呢!靠內窗,能看著店內桃林的那處對吧?」
  墨塵音停滯了下,微微點頭。

  落坐之後,天草睜大著雙眼四處張望,巴不得把整個院景給刻入眼底似得用力猛瞪,雖然他曾跟墨塵音來過翠城幾次,可每每來訪總有不同的新意增添,就像這客棧的老闆一樣,這院落只要細心察找,每一次每一次,總會有不同的小角落、新玩意兒。
  有時是青竹垂倚,有時是一翦白梅清香。
  另一邊,不同於天草的好奇心,雖也有些讚嘆之情,可千流影仍舊一身沉穩,安靜品茶,隱約一看,頗有君王威嚴之姿,另人頓起臣服之心。
  看著左右手兩邊的極大反差,墨塵音心底偷偷的笑了幾聲。

  過去,他們也曾經硬生生的將一桌分成兩種世界。
  他們也曾是如此極端的存在……

  墨塵音垂下眼簾,藏不住幾分的黯淡消愁。

  千流影注意著,輕聲問了下:「遠番奔波,先生可有不適?」
  「沒事,累了而已,吃一吃便歇會兒罷!」
  墨塵音邊說,邊持起筷子隨手夾起一粒精巧蒸包入口,怎料是外皮柔軟蓬鬆,內餡豆沙參上些許芝麻,綿甜而不膩口,滿嘴清爽,意外的替他添了幾分食慾,心情也不復方才失落。

  「這一桌子的菜餚,倒是極為用心,道道皆是上品。」千流影跟著執筷淺嘗幾口,心中好感更為加深。「果真是『翠城還翠城,景如其名,菜亦如其名』能將店家經營得這般規模,其中打理得也是如此的有條不紊,想必翠城老闆這人,實實在在不簡單!」
  「你可想與他結識?」向著千流影隨之對上的視線,墨塵音隻手而笑:「我跟這翠城老闆巧合是對金蘭之交,晚些我就帶你去見見他罷!」


***


  他曾說過,他愛桃。
  於是這片當初還尚空曠的院子便給安上了這麼一大片桃林,每當春暖日和、百花爭鳴時,桃枝相競綻放,艷紅如脂,像是個俗塵女子,可植在翠城中,卻又憑空添了幾分空靈。
  小橋流水,桃花映紅,總是會有人影相伴相攜,活脫脫的神仙眷侶。

  背後腳部沙沙,踩亂了一地緋紅花瓣。
  桃林人影不住的輕聲嘆息。

  些許,這遍野的艷麗繁簇,合不該只餘這般清冷色彩前來相襯。

  墨塵音停下腳步,輕風吹起他的衣袍髮絲。
  灰藍一般的顏色。


  「人面、桃花,相映紅。」良久的沉默之中,墨塵音啟口隨手撿了話,句末,像是察覺什麼似的輕笑幾聲。「可這翠城的老闆卻是長年一身青綠,哪裡看得到紅色?」
  林中另一道人影回身而來,一襲長袍、一頭秀髮,全是如青竹般清爽淡雅的翡翠綠色,人常說紅與綠是位置極端的二種顏色,平時湊在一起看,久著也會暈頭轉向,可這人的翠色有著不同的舒適,襯在一樹林的桃花之下,格外雅致。

  翠山行,同他手下的客棧,同這客棧落坐的城都,青綠般的一個男人。

  「久見了,墨塵……」翠山行方開口,便頓了下,嘴角微彎:「墨小四。」
  墨塵音不怒反笑:「連你也開始跟我開玩笑了,小翠。」
  「上回一別,我已等待許久,你總不能介意我耍點小嘴皮子。」翠山行放低音量,像是想起另一道久違卻又熟悉故人:「自你上次離去,翠城的桃林數來已開過三回了。」
  「……我知曉。」
  「翠城老闆向來心思細膩、打理有佳,這桃林現下看來,依舊如我當年所見般的繁花錦簇、緋紅艷麗。我想,他見了一定也很是歡喜……」
  墨塵音輕聲念著,像是喃喃自語般的,語氣漸微,僅剩一聲若有似無的長嘆。

  何年何月,他們才能再次攜手,共伴桃花林?

  「你有心,總有一日定會找到他的下落。」翠山行輕聲道:「此趟遊歷,可有一絲進展?」
  「老樣子,一腳到、另一腳便走──不過這次我找著了些東西、遇上了個人,不只對我個人有益,對於目前大勢,或許能有些新的突破……」

  墨塵音望了眼院落深處。
  那塊翠城最為寧靜之地,最適合那明清幽寡淡的好友所居。

  「小翠,我需要與蒼一談。」


***


  蒼最近常常作夢。
  不,他其實一直都在作著夢的──在夢中,徘徊遊盪,掌握天機。
  
  「一生觀人無數,盡知天命」
  出入封雲山當年,宗主便予了他這十個白紙黑字,逐年歲月遂化為責任重擔,不知不覺的壓上他這尚不懂世間何物的稚兒肩上。
  年復一年,當初的稚嫩青澀已不復在,在蒼身形抽長的同時,他也逐漸知曉了所謂的「世間天命」,他開始學習著清心寡慾,收起一條條外放旁人的情緒,少露世俗情感,多年下來,他已能同宗主擺出一樣的姿勢,斂目微垂、雙手負背、仰天觀望,一派仙風道骨,如世外高人,或神仙下凡──他是個神仙,人人敬畏而距離之。
  觀天機,是他一生相隨的使命,無人可替、無人可伴,在同黑夜般無盡的夢裡,他孤身一人,尋找人們口中所謂的未卜先知、洞察先機,待大劫大喜離去,再次投身黑暗之中。

  日復一日,年經一年。  
  彿睜眼處,是現實?是虛幻?
  蒼竟也有些迷糊了。


  再次睜眼。
  又是一次夢醒。

  外頭傳來幾下敲門聲,規規矩矩的四下聲響,二強二弱,是翠山行來訪,伴隨幾件重要機密事務。
  蒼瞇起雙眼,雕欄門板之外,隱約可見另外三道身影,其中一人,未曾謀面,又如斯熟悉。
  翠山行啟門讓墨塵音進入內室,天草與千流影則在外留守。
  「神棍的密談,知道的越少越好!」天草咬了咬嘴中牙籤,對千流影如是說道。

  「墨塵音。」
  打量了番眼前逕自拉出椅子落坐的來人,蒼道:「這回你倒帶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。」
  「是麻煩,也是打破僵局的契機。」墨塵音側頭看了眼門外一笑:「照北方那群傢伙的性子,恐怕現在也是蠢蠢欲動了,若非沒法逮出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,恐怕明朝夢醒,東武林的領頭就要輪替一回。」
  「北方異度雖驍勇善戰,但也不至於膽大妄為想只靠幾千草莽兵火,便能拿下這三盟共治的東武林……」一旁翠山行開口,伴隨一室的茶茗清香,他執起茶壺,替桌前兩人各斟了杯熱茶。
  「三盟立足東武林雖有千年之久,可多年下來皆是三方鼎立之局,同盟也是近幾年來因為北方侵犯才成圓滿,現下彼此根基尚未紮穩……尤其近日三盟其一的玄宗道門慘遭重創,主動攻擊只怕也是兩敗俱傷。」
  「最後,咱們也只能按兵不動。」
  「說來的確是個騎虎難下的僵持之局。」墨塵音道:「可,機會自己送上來門了。」

  倏地滿室一陣沉默,蒼始終遙望遠方的雙眼,轉回室內。
  門外有著一名人影,一名遭亡命之徒連夜劫殺,狼狽不堪,卻又氣質無雙的少年。
  墨塵音在救下他時便已知曉了他的身分,來到翠城之後,翠山行與蒼當然也是即刻明瞭。
  蒼下意識的想起了方才觀出的天機,僅是方才。
  他們不知了解千流影的身分,也了解墨塵音欲行的下一步。

  「墨塵音,真要做,可是得用上你的命去賭。」不知不覺,蒼的嗓音略沉幾分,似警告,又似勸戒。「你可願為那西遙之土的王朝而葬送性命?」
  「為救治好友,我必須仰賴千流影相助。」面對著蒼,墨塵音語調雖是輕柔,可語氣卻已飽含堅定意志:「替他化凶為吉,也是墨塵音有求於他的義務。」
  「更何況,這還能替玄宗換得一線生機……」 
  「墨塵音,你已非玄宗門人,不必再為此掏心掏肺、賭命犧牲。」
  蒼平淡回應,語氣毫無感情起伏。

  可墨塵音聞言,卻是笑了。
  一抹真真切切的微笑,如三月桃花映紅,柔柔化在那張不知何時沾染風霜的臉上,淡去了長年遊走江湖、飽受風塵而消瘦堅硬的線條。
  如此熟悉,如此陌生。
  蒼不禁的想起了往昔歲月。
  他記憶中的那個墨小四,最擅相面,整個玄宗上下,幾乎沒有他看不透的人。
  就連向來深不可測得自己,竟也被這年紀小他六年有餘的師弟摸的十之有八。
  墨塵音了解他,如同翠山行了解他。

  多少清心寡慾、高深莫測,皆成塵土灰燼。

  
  閉上眼,蒼輕聲長嘆,若有似無的一口氣息。
  「你執意如此,可不怕他相怨以對?」
  
  墨塵音微愣了下,垂眼而笑:
  「我若不做,才是真真正正的相怨了。」


  「……小翠,去請千流影少俠進屋罷。」


  一道木椅摩擦地板之聲響起。
  翠山行站直了身子。



《待續》



  1. 2010/01/20(水) 03:26:46|
  2. [Old Word]霹靂布袋戲
  3. | 引用:0
  4. | 留言:0
<<【玄宗主】煙雨桃花(三) | 主頁 | 【玄宗主】煙雨桃花(一)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引用 URL
http://kari40122.blog124.fc2.com/tb.php/28-3ac709ca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